背景:
阅读内容

余伟:一材多用

[日期:2013-02-24] 来源:温州四中 [字体: ]
 

一材多用

2012-06-24

    在舟曲泥石流救灾现场,当解放军战士挖出一个救援洞口后,发现里面困着母子俩。温总理向他们喊话:老乡,要坚持,子弟兵正在救你们。废墟下传出被困男孩的声音:总理,您放心。我能挺住。这位年仅14岁的男孩,叫张新建,他和妈妈被压在同一根房梁下。他竟然像个大人一样安慰自己因疼痛而情绪不稳的妈妈。在解放军营救的时候,男孩又说:先救我妈妈。当妈妈被救以后,14岁的张新建却最终因内脏重伤而没能醒来,悄悄地离开了人间。

    面对这则材料,不同的人依然有不同的感触。报恩,生死考验,鼓励与安慰,人性的闪光,支撑……”仔细思考,本材料适用于诸多话题。

    某种意义上,一则小故事也即我们写作的一个宝藏,何况我们有间接、直接知识,课内、课外生活。所以,接下去的任务是:根据写作要求和体裁特点、类型技巧,将它们反复训练。

    以议论性散文为例,运用材料的方法主要有四种:素描列举、完整叙述、夹叙夹议、正反展示。

    假定我们要写的是支撑,那么以下两段文字分别代表了其中两种方法:

    树,无土而不立,人,无希望而不坚,有了支撑才能有方向,才能有目标,有了生命延续的意义。万丈高楼平地起,有时只是一种责任,一个承诺,却支撑了灵魂,主导了人生。只因为对总理的一句承诺,本已身受重伤的这位年仅14岁的男孩,给予了母亲希望,同时给予了自己生的理由,直至母亲被安全救出,身虽死,人犹荣。

    ——素描列举。对总理的一句承诺本已身受重伤的这位年仅14岁的男孩,给予了母亲希望,仅此几笔,清晰明了。

    老乡,要坚持,子弟兵正在救你们!”“总理您放心,我能挺住。在舟曲泥石流救灾现场,我们不时能看到那绽放着光彩的生命之花。十四岁的张新建在困境中凭借顽强的毅力,从容稳重地安慰着因疼痛而情绪不稳定的母亲,生命的最后一刻,他也不忘对母亲的感恩,毅然对解放军说:先救我妈妈!自己,却悄然离世。这是怎样的一朵生命之花呀!顽强地开放在这片废墟之中,绽放了光彩。

    ——夹叙夹议。对事件的引述,虽有对话,却除此以外再无渲染,之后便开始了画龙点睛式的议论。没有铺开,因为没有必要铺开。

    议论性散文,惟有完整叙述法里对主题有昭示作用或对整篇有隐喻意义的那一点,可以稍加敷陈,而其余的,均以简洁为准则。

    若要采用正反展示法,我们可以找一个反面材料,与之对举呈现。比如,张新建←→范跑跑。同样是一场灾难,当我们把两个人、不同的表现放在一起,正面的形象就更加突出了。再如,我爸是李刚的事主,躺在父母的功劳簿上,践踏着道德良心,给社会蒙羞、抹黑,而那位少年的言行却成了救灾现场的支撑力量、母亲精神世界的支撑力量,也成了社会道德良心的支撑力量,两相对比,褒贬自见。                           12625日《温州都市报》)

朱阿的画

2012-06-24

                                          □温州四中高二(6)班 林凯

    这是深山处的一个小山村。在一户猎人家中,有个孩子,他叫朱阿。

    朱阿他总爱画画,这也是他的专利,村子里没人爱画画,大伙儿都学的是打猎。在这里,孩子们从小便接受训练,为做个好猎手。村子里没人看朱阿顺眼,大人们甚至觉得这孩子整日只会画画,不会打猎,简直是个废物。孩子们也不愿与朱阿一同玩,因为大家都会打猎,而朱阿什么都不会,却总是提着他那破旧的画板。

    朱阿随身携带着画板——这是他自己做的。他每天一早起来,便提着画板,钻进深山,走到哪儿,看到山中的小动物,便坐在长满青苔的岩石旁,把画板架在腿上,专心致志地画起来。

    朱阿爱山中这些动物,他总想用自己的手和笔把它们可爱的模样保留下来。看到野兔子,他便上去抚摸它的毛,野兔子在朱阿的抚摸下,舒服地在草丛里睡着了,这场景就像一位妈妈抚摸着熟睡孩子的脸。

    在这片树林里,没有哪一只动物不认识朱阿的。朱阿一来,动物们不会像见到村中其他人一样,惊慌失措地逃散,而是喜欢靠拢来,围绕在朱阿身边。朱阿与这群动物是朋友,动物们离不开他。

    一天,画完画的朱阿就依偎着一只小鹿歇息,不知不觉到了下午。阳光从林间透过,照射在朱阿的脸上。朱阿干脆躺到了大石块上面,眯着眼看太阳。想到村子里每个人都当猎人,他便不理解——为什么动物这么可爱,却要杀死它们呢?想着想着,朱阿犯了困,在阳光沐浴下舒舒服服地睡了过去。

    当朱阿醒来时,夜已经深了,身边小鹿还在守候。朱阿知道这么迟回家一定要被大骂一通了,便拿起画板,向小鹿挥挥手,跑下山去。他看不清路,摔了好几个跟头,但手中紧紧地握着画板和画,不让它们受一点损害。

    到了家,朱阿衣服破了好几处,身上全是泥,但手中的画还是一点没弄脏。朱阿爸爸一见他这副模样,知道他又去山上画画了,立即气不打一处来,拿起朱阿的画板狠狠地砸下去,把画也撕了个粉碎。让你好好学习打猎,怎么到今天还只知道画画?!村子里的孩子都会打猎,哪个像你!画画,能有什么用!怎么生出你这个儿子,你给我滚!

    朱阿一脸的苍白,默默地走出了家门。

    过了几天,有人在山谷里发现了朱阿的尸体。

    从此,那片树林里便没了动物的踪迹。

    点评:文章材料来自课本,《牲畜林》和《清兵卫与葫芦》,主人公形象即朱阿和清兵卫的融合。把书读了,把练熟了,我们便能信手拈来,运用自如。

纸的厚度

2012-06-24

                                          □温州四中高二(6)班 陈忠民

    相隔千万里,看得见的是距离,看不见的是相思;彼此分毫厘,不见距离,也不见相思。

    小溪有多深,可以用足去感触;海底多少丈,一只脚不能探知。天空有多蓝,身心都能感受;宇宙有多远,双眼望不到。

    当你躺在草地上,能贴切地感知草正被你压在身下,此时的你正是与大地零距离。这是从宏观来看。实际上,分子间是有空隙的,人的身体并没有与草地真正地接触,只是主体感觉罢了。这是微观的世界。

    曾有一个小孩的风筝线断了,那脱了线的风筝飞到了树梢上,凭借他的身高怎么也够不到。一位年轻人端来了椅子,准备帮助孩子拿到风筝,不过就只差那么一丁点……而这时,恰恰是年轻人手中的一张报纸,垫上了那缺少的距离。可以说,正是这张报纸,使年轻人拿下了风筝,还可以说,就因为加上了这一张报纸的厚度,才有了那个令人满意的结果。

    冷静地想,我并不相信真是由这张纸而使风筝回归孩子的手心的,但我能够确定的是——这张纸正是爱的化身。虽然只有一丁点的厚度,但是只要将它很好地利用,就算是微不足道,也能扭转乾坤。

    再小的力量也是一种支持,再小的厚度也有它的价值。一张纸能承载事件的转机,甚至成为精妙绝伦的艺术品,彼时,它的厚度被无限扩大,它的作用被充分体现。这已经不再是宏观和微观的概念了,而是一种升华——从物体本身到物体内在的价值。

    厚度含于距离。距离并不单单指例如从北京到上海的路程,也不仅仅指海峡两岸的间隔,更不只是一个简简单单的被印刷在书籍上的词语。它或许是心灵的交汇、精神的纽带,既是生的启示录,也是死的里程碑。生命是沧海一粟,须臾一闪,或许比一张纸还要稀薄。你可以看到,并且摸出纸的厚度,却料不到生与死之间的距离比它更为虚幻——这么近,那么远。

    距离并不总是和生死挂钩。只是,生活在生活中,往往被距离所距离,而参不透一张纸的厚度。

    点评:文章第四段的开头,作者选取了符合题旨的材料,以素描列举的方法进行叙述,于轻描淡写之中包孕了丰富的内涵,收到了言简意赅的表达效果。本材料来自生活。

2012624日《温州都市报》)

打印 | 录入:章胜亮 | 阅读:1131
本栏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