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阅读内容

余伟:写作是一种歌唱

[日期:2013-04-18] 来源:温州四中 [字体: ]

 

写作是一种歌唱

     教后散记——第三种歌唱

一、导入

当所有的课节都只是设想,当全组就只有组长一人开出一堂写作教学课,思想是最自由的,大伙儿说:“干脆开成系列课吧!”“写作是一种打开”“写作是一种虚构”……

从没为这两个字担过心劳过神——我只当它是愉快的玩笑,或者美丽的修辞,临了,要么改课题,要么再加个副标题限制。直到“打开”、“虚构”一堂一堂地上过,我才发现,任务逼近了,难度更高了。

写作专版主持稿《想把我唱给你听》:

写作,何尝不是另一种形式的歌唱?

  日子踮着脚尖就从身边过了。灯下细数珠粒,不禁把颗颗串起,忽而扑哧一声,我便将它们缀成了清曲。

    《桃夭》有桃夭的瑰美,《深巷》有深巷的幽僻,而那一阕洌洌地哼唱,或许可以附和孤单晃动的《倒影》。

  喧嚣的锣鼓,以及悠长的笛音,以浓墨重彩刻画岁月深处的怀恋。十九年的时光或许仅仅是人生交响的第一乐章,却也足够我将家和家乡的所有内容刻录,存盘。于是,在一个节后的余暇里,我用民歌的嗓音来演绎《中国年·鞭炮》红格丹丹的记忆。

  你问我是不是醉了,我知道,我只是激动而已。我想我该是那上一个轮回的落魄灵魂,此生只合在乌夜悲《啼》。我也有爱啊!而且,我已经酝酿好了感情,并准备打开胸腔共鸣。

  想把我唱给你听——民族,或者美声;用长调,或者小曲;用浅唱,或者低吟。

(2009215《温州商报》,作者:余伟)

心一旦静定,思路便慢慢地整理出来了。原来“歌唱”并不虚夸,那种直觉就是我最本真、最符合个人气质的反应。而且我还曾于报端发表过类似的言论——《想把我唱给你听》,观念其实早已形成,顽固,执著。

“民族”、“美声”指发声方法;

“长调”、“小曲”指音乐形式;

“浅唱”、“低吟”指演唱技巧。(板书)

接下来的事情便顺水顺船,没有太大的波折了。这里需要提及的是,因为时近毕业,为师的总想替每位学生好好地再鼓一鼓劲儿,可是备课过程中我发现,不管我怎样选用例文,总有一半学生是不能享受成功的愉悦的,于是便与教研处老师协商,尝试着去上一堂中学阶段不太多见的“大课”。这种选择,与其认为可能会收取形式新颖的效果,不如说是自己给自己加压,因为,这样就预示着课堂的调控会更成问题,这样也就意味着将失去任何一次试上的机会……

二、评讲

写作与歌唱相似,都期望以自己的真情表达打动对方。

就像自己文章所写的——“本来就是师生共同的高三,说好了,谁也不许放弃”(见《与你们同行》),既然利于学生的迎战心理,我不再反悔。十三周,就在我们高三段正式上课的倒数第二天,我和我的五班、六班学生于多媒体教室放声歌唱。

(一)   发声方法在写作中体现为题材问题。(板书)

“民族”唱法发声的特点是共鸣腔在头部,发出的声音效果是细致而切近。写作而撷取我们生活中的真实、贴身的题材,也与唱歌而采用头腔共鸣相似。例:林相群《日之美》:

九山这地方,似乎以前有某处叫落霞潭的,我也一度为那天边的火烧云所痴醉……

四中,不得不说是一个好所在。……难得之处,在于独特的地理位置。如果你在晨间从九山路沿着蛟翔巷进入,你就会发现这里的与众不同——你的脚下有一座桥,桥下有一片河;桥的另一头有一颗高高的树,树的下边是一块小沙地;而树的上面,恰恰就是朝阳了。

20091115日《温州商报》)

“美声”唱法的发声特点是共鸣腔在腹部,发出的声音效果是超然而渺远的。写作而选择生命里永恒且高于生存的思想作为题材,便与唱歌而采用腹腔共鸣相似了。例:高安琪《路,一直都在》:

……我们不能只让一个频道来控制自己。我们有万种情绪,我们要掌控自身的境况,以恢复对个体的主宰。

人生漫漫路漫漫。南非前总统曼德拉曾说:“生命中最伟大的光辉不在于永不坠落,而是坠落后总能再度升起。”我欣赏这种有弹性的生命状态,快乐地经历风雨,笑对人生。 路,一直都在!

    2009126《温州商报》)

(二)   音乐形式在写作中体现为体裁问题。(板书)

“长调”是“蒙古长调”的简称,旋律悠长、舒缓,意境开阔,气息绵长。散文若采用抒情、议论的方式,便也会收取这样的效果。例:陈瑶瑶《博纳——智者之怀》:

智者可乐水,仁者可乐山。寄情山水,倾情万物。飘飘渺渺似风魂,一蓑烟雨任平生。千山万水的灵秀化为心中似有欲还无求的清欢。宁静致远,坦而无量。心隐没在万物之中,一切都是,一切又都不是,大概便可称为:大音希声,大象无形了吧……

博纳,使肉身凡体有了灵窍,可以与自然沟通,时时得到滋润与更新;博纳,使生命与生命有了共同的律动,可以感知混沌母体中相依的温暖与协力的坚实;博纳,使智慧丰富而卓越,生命超然而不灭。

2010813日《考试报》)

“小曲”即“小调”的别称,曲调流畅、表现力强,能刻划人物性格、气质和神态。散文若以叙事、描写为主,表达效果应该与之类同。例:王伊丽《恶狼捕食记》:

阿恰,我也要。某狼声音没有起伏,但似乎也预示着什么。准备进食的阿恰并没有发现某狼心中的暗潮汹涌,翘了一下嘴巴,开始发挥自己的小无耻——“你想要?可以呀,亲我一下吧!说完,侧过脸,把自己的脸颊露给了某狼,还用手指在嘴角指示了位置。阿恰料想,自己这招小无耻应该可以让狼王知难而退,这样,自己就可以独自享受食物了。这么想着,阿恰愈是得意地把脸凑到了狼王面前。

某狼眼睛再是咕噜一转,露出了极其野兽派的狼笑。当然,阿恰是侧面对着他,并没有看到这一幕,也就失去了最后一次逃走的机会……

阿恰也终于从震惊中清醒过来了,苦笑地看着自己手中只剩一半的食物,还是有些不敢相信的样子,用手一遍又一遍地抚摸着某狼刚才吻过的位置……

    20091220《温州商报》)

(三)   演唱技巧在写作中体现为表达技巧。(板书)

用花腔还是哼鸣,用呼麦还是颤音,是演唱者根据歌曲表达的需要而做出的艺术处理。

陈鹏程同学以理科生特有的机智、沉稳来表达他对世界的认识,在文理两科间游走,逻辑思维与形象思维并用,自然、潇洒,是我所谓的浅唱:

水虽然平淡而无味,晶莹而无色,顺流而无形,但我们可以利用任何手段对其进行加工处理,使之有味,有色,有形。故水之本虽贫乏无奇,但如果与其他物质相结合,就能产生出任何浓度的新物质来。……人说,水近朱则赤,近墨则黑,不就很容易改变了吗?我却不这么认为。水虽会与其他物质进行融合,但其本质还是氢和氧,也就是化学中的H2O,我们可以利用多种途径将水净化过滤,从而得到依然纯洁的水。故水近于道。  

(“二模”优秀作品,《水之道》)

郑一然同学则把目光投向内心,构思奇巧、刻画细腻,她的歌,须得用“心”去听,是我所谓的低吟:

家,就如一座空的城池,只以虚伪的形式伫立在这个城市的某个角落,只让人在夜晚找一张床,而不是一个归宿。……有时会想,既然难守,不如好散。

这次我住了校,本以为那是没有顾虑的另一个归宿,但直到现在,每晚睡下,即使再疲惫,也会辗转反侧好多下。哭过长夜之后,方才明白,也许这便是一个人最本真的牵挂,即使似有似无的亲情在你眼中不值一提,左心房生长出的思绪依旧会向往回到那张床,那是一种对家的情感,顽固执著。

2010124日《温州商报》,《空城》)

课后,有学生恋恋不舍地上来和我絮叨。我知道,除了给他信心、祝福,对高考作文,我其实已经无能为力。但这至少证明一点——他们的心弦被拨响,这堂课的情感互动是比较成功的。按照这个思路想下去,我认为我在以下几个方面做出了一些努力:用声乐知识对“写作”进行了独到而颇为准确的阐释,符合客观事理,贴近教师自身风格,且让人耳目一新,铭记不忘;精心选用学生作文的华彩篇章,既能恰如其分地印证自己的观点,让学生理解深刻,又能起到良好的示范和激励作用,并为下一步的现场演练奠定了厚实的基础……(接下文)

三、指津

歌声打动观众,文章折服读者,在外,都需要一定的方法、形式、技巧,在内呢?还需要一个必要的条件——真情。(板书)以上几位同学在写作文时“情动于中”,然后“发乎其外”,根据自己表达的需要选择了恰当的题材、体裁和技巧,以“我手写我心”,在前期的努力中取得了一定的成绩。而我们每个人都将在高考试场上以自己的手书写真情实感,“真”的问题又一次摆在了我们面前①。

曾经,一位名叫郦思哲的小女孩写了篇题为《妈妈回来了》的文章(师读)。这篇107字的短文获得了首届冰心作文奖小学组一等奖。依你看,它得奖的原因是什么?那么,假设今天哪位高中生写出了这样的作文,你又会怎样地评判?必定讥笑他“真实得简单”、“真实得幼稚”。是的,真实也是有层次的。小学生写他所感受到的真实,我们给予高度的评价;高中生应学会表达自己比较复杂的真感情、真思想。作文的过程就是成长中的学生不断自我完善的过程。作文所写的事件也未必事事躬亲,可以是直接或间接的真实,这是广义的真实。

从艺术表现来看,现实中的“真”与作品中的“真”,也有一个艺术转换过程。比较复杂的作文不完全是生活的原始记录,必然要经过作者的选择和重组,必然要渗入作者的联想与想象。艺术的“真”比生活的“真”,更集中、更典型,因而更感人。(板书)

从审美效果来看,真实的东西也有善恶、美丑、对错、高尚卑下之分。“真”只有与“善”为伴,才获得“美”的力量。(板书)

四、演练

我知道,让同学们谈高中生活,十之八九是学习的辛苦,生活的枯燥,压力的巨大,心情的迷茫……这也是真实的,是真实的“牢骚”。而有些同学在对生活咀嚼品味之后,进一步悟出,这一段人皆以为苦的日子,从另一个角度看却别有意味。

下面,就请同学们为自己在班级的毕业留言册上写一段高三生活的回顾或感悟,要求以“我——”开头,100字左右,有真情实感。

五、展示

还记得那篇《与你们同行》吗?如果说写作真的是一种歌唱,今天我们就一起来把这首歌改编成师生对唱好吗?(朗读师生作品,背景音乐:吉他伴奏《同桌的你》。)

与 你 们 同 行

是涂鸦,也是创作;像宣泄,也颇励志。看着他们最新面世的黑板报,我忍俊不禁——

“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勤能补拙/莫负春哥之望”;

“小琦行,大太阳/照得人,喜洋洋/哭鼻子,为五班/拼老命,考本专”。

不同的班级,不同的性格。六班稳健,五班活泼,相同的,是他们积极向上的心态、知难而进的精神,还有,那份无以复加的对老师的信赖。

春哥既是六班的班主任,又是这两个班的数学老师。三年的朝夕相处,使得友情变亲情,故事变传奇,于是,有了“信仰”一说。能够与学生同呼吸共命运,又能够得到学生的认可和爱戴,春哥无疑是幸福的。“这道公式非常优美——”他便坚持这样拳拳、眷眷地讲了下去。

小大之间,穿行自如,无形无象,润物如酥——五班的头儿比较特别,“她是上帝派来的天使(摘自学生随笔)”,她有睿智的头脑,还有温柔的爱心,她有无厘头的幽默,还有循循善诱的教导方式。在一个激情澎湃的集体里,该班主任曰:“笔莫停!”众学子遂追逐梦想,前赴后继。

A:我,

B:我,

感受着迥异的班级文化,欣赏着青春个性的面容,我仿佛提前走进了六月。

庚寅之夏,瑰丽的季节。算来,时间不长也不短,在这段由春而至夏的时光里,年轻人还有余力奋勇一搏。所有的老师都殷切关注着学生状态的变化,包括知识,包括心理。我也是其中一员,我所传授的远不止语音、字形、句式、修辞、阅读、写作,只要孩子们稍稍留意,我会是那推舟上岸的清风,会是那小虎身上透明的翼。语文的分,在复习之初,也许谁都不会太在乎,到现在,它却悄无声息地成为了许多考生心目中唯一的把握、制胜的奇兵。我的五班、六班也不例外,因此,我又开始了仔细叮咛。可以拿定的,决不遗漏;摇摆之间的,尽心竭力。少丢分,就是多得分;不懈怠,就是真努力。

常常想,有幸在高考之前的日子里相聚相依,该当怎样铭记!本来就是师生共同的高三,说好了,谁也不许放弃。

2010416日《温州晚报》,作者:余伟)

……(接上文)学生的参与度大,课堂训练达到了一定的效果;对“艺术的‘真’”、“真善美的‘真’”的追求意识被猛然唤起,学生在知识层面上得到了提升;不喧宾夺主,不繁琐累赘,教师的特长能与语文教学恰当结合,服从于教学而能为教学增色添彩。

写作是一种歌唱,让我们把青春的歌唱得——

然而,教学终究是一门遗憾的艺术,至今在想,为什么当时会那么仓促——在由外在形式转向内部因素的过程中,铺垫不足,强行过渡,以致“真”这个问题的提出颇显唐突(见①);一首歌总不能唱成了“绝响”,如果再给我一个班,我该如何把情感融合得像现在这样深浓?

板书设计:

写作是一种歌唱

写作题材——发声方法                艺术的“真”

写作体裁——音乐形式       

表达技巧——演唱技巧                真善美的“真”

不禁想,写作,是一种歌唱,课堂教学亦然。写过,教过,方知“观众”欣不欣赏;而思之,记之,多能弥补身之不足。

                           全国中学教学设计创意大赛 一等奖  2012年)

 

打印 | 录入:章胜亮 | 阅读:1489
本栏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