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阅读内容

我的左眼看到流星

[日期:2013-10-21] 来源:综合组 [字体: ]

我的左眼看到流星

        当我看到流星划过天空的时候,我穿着短裤,叼着一根中南海,胡子也五天没有刮了,样子很颓废,心里一直想着静,已经五天了,要忘记一个人真的这么难吗?

        一句不适合,就收回了三年的感情,女人好绝情。

我想男人再万劫不复也就是我现在的这个样子了。

晚上一个人在街角的潮州菜馆喝了两瓶啤酒,于是大脑控制不住中枢神经,中枢神经控制不住双腿,摇摇晃晃莫名其妙就上了天台。

当我仰望天空的时候,突然打了个冷战,第一次在夏夜感觉到了寒意。我下意识的用双手捂住脸,揉一下双眼希望能够清醒一些。

就在这个时候,感觉天际有光闪动,透过我左手的指缝我的左眼看到了一道并不明显的光芒在天空划过。

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到了流星,在我失恋的第五天晚上。

1

        强说:根本就没有报道说昨天有流星啊,不会是你受不了失恋的打击而产生的幻觉吧,医学上称这种症状为思觉失调。

        第二天当我向坐在我对面的同事强汇报我在天台看到流星的事情时,他一脸狐疑,一再声称并没有大报小报日报晚报刊登昨晚有流星这件事,也没有在中央凤凰湖南各电视台的新闻节目中看到有流星要光临地球的消息。

        后来我又去问了客服部的惠,她也一口咬定没有报道说昨晚有流星。

有可能是我喝多了眼花吧,后来我也开始怀疑我自己了。

        晚上我和强还有惠一起在一家酒吧喝酒,这个酒吧里的调酒师能调制一种独特的酒叫今夜不回家,味道很像果汁,后劲却很足,喝了很容易醉,常常有人喝了回不了家。

        强和惠都认为如果我不出来哈皮就会得忧郁症,搞不好还会钻牛角尖,成为社会的不安定因素之一,不利于建设和谐社会。

        他们一边喝着今夜不回家一边你一句我一句得开导我,说得最多得一句话就是:你看这儿这么多美女等着你追呢,振作一点,小子。

    是啊,周围有很多美女,可这又跟我有什么关系,我的心还在隐隐做痛,我要我的静啊。

    强是有名的一杯倒,当他激动地喝下第三杯今夜不回家时,我们已经感觉到事态有些不对,他已经开始蠢蠢欲动想爬到桌子上唱双节棍了。我和惠赶紧拖他回家。

    惠说顺路送强回家,于是他们就坐出租车先走了。剩下我一个人呆在酒吧门口。

外面的夜风吹跑了我很多酒气,人也清醒了些。

   

2

        正想打车回家,看到酒吧里走出一个女孩,长发披肩,穿着纯白棉质T恤和蓝色牛仔裤。

    我朝她笑了笑,她也笑着点了点头。

    她问我:你经常到这间酒吧喝酒吗?

    我回答:没有,今天有些特别,我不常喝酒。

    她说:12点了。

    我说:是啊,12点了。

    这时我们突然都不说话了,时间也仿佛停止了,我们互相望着对方。

    不知哪里来的一股冲动,我伸手握住了她的手说:你跟我回家?

    她的手没有挣扎,只是静静地问:你经常这样约女孩子吗?

    没有,从来没有,我说。虽然有很多时候我都很想说这句话,但我从来都不敢对任何女孩子这样说。

    为什么对我这么坦白?不怕我拒绝吗?她问。

    我也不知道,也许是你的眼神给了我直言不讳的勇气,我说。

    你还不了解我呢,她说。

    你叫什么名字?我问。

    欣,她回答。

    现在了解了,我说。

    她笑了。

  

3

    我和这个叫欣的女孩坐在出租车上,车在往我家开,我们的手还是握在一起。一路上我一直看着车窗外的街景,偶尔有路过的人和车出现,只有路灯还亮着,透出一道道冷光。城市的午夜并没有我们想象中繁华生动。

    突然我想:算了吧,松手吧,刚才还想着静,怎么现在又和别人玩起One-night stand。我看了欣一眼,她也看着窗外,风吹得她的长发有点乱,轻盈地飘着,我本来想松开的手又握得更紧了一些。

    六天没打理的房间,除去凌乱就没有别的了, CD、杂志、手提电脑、拖鞋、打火机,还有一截吃了一半的面包丢了一地。

    不好意思,房间很乱。我对着盘着腿坐在床上歪着头的欣说。

    12点多了,还不睡觉?她问我。

    说实话,每天街上那么多漂亮女孩,总是幻想某一天可以抓住一个,尝试一下One-night stand,如今有一个在你眼前反而犹豫了,心里也开始紧张了。

    你知道,我还好啦,不是那种古板的人,我有些语无伦次。

    她微笑着看着我。

    我先把灯关了吧?我问。

    她还是微笑着看着我。

    我没有关灯,我不知道该不该关。

    睡吧,她说。

   

    她脱掉了T恤和牛仔裤,剩下熏衣草色的胸罩和内裤。她的皮肤很白,腿很漂亮,笔直而且纤细。

        我已经不像先前那样忐忑了。我说,看看乳房吧。说完以后我还是脸红了。

    她很大方地解开了胸罩的扣子,乳房不大,是一对标准的东方女孩的乳房,我小心翼翼地伸手去摸了一下,她的乳房结实有弹性,而且很光滑。我的手有些颤,慢慢向下滑去。

我抱住了她,吻着她的唇,当我们的唇接触的一瞬间,我感觉到了一种来自内心深处的幸福。这种感觉让我更加投入,她也很投入,我们都大汗淋漓。

  

    她要我抱着她,我的右手放在她的乳房上,她的背贴着我的胸,一直到我们都睡着。

   

4

        当阳光透过窗户照在我的脸上开始有灼热感的时候,我才从睡梦中醒来,这是我六天来睡得最好的一晚,没有梦见静。

我的右手放在一个枕头上,手中似乎还留着一丝欣的体温。

欣呢?我突然意识到,我昨晚带回家的那个女孩呢?她走了吗?或者又是幻觉,难道我真的思觉失调了吗?但是空气中好像还弥漫着她的味道,一种让人觉得幸福的味道。

我看了看床头柜上的闹钟,922分,心想:别傻了,什么女孩,是一个梦而已,上班又迟到了,赶紧起床吧。

当我走到卫生间的镜子前面时嗅到了一股熟悉的香气,我看到镜子上用口红写着:

你的胡子太长了,该刮一刮了

        现在我终于明白前天晚上我的左眼看到的真的是一颗流星,它是为我而降临地球的,带着一个天使。

    我刮掉了留了六天的胡子,在我失恋的第七天早上。

   

        

打印 | 录入:詹双红 | 阅读:3757
本栏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