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阅读内容

小江

[日期:2013-10-21] 来源:综合组 [字体: ]
 

小江问我第一次产生性冲动是什么时候,我记不起来了,只知道今天有欲望。小江是我女朋友,长着一张大饼脸,身材修长,皮肤白皙,不是我喜欢的类型,黑妞才是我的最爱。但我还是无可救药的喜欢上了小江,因为她身上的奶香味。关于这一点,小江不置可否,每次她否认自己身上有奶香味时,就会在我的亲吻下默认了。科学家说情人在一起会产生化学反应,并影响到人的神经系统,难道是我的嗅觉神经出错了?不得而知。

今天是我生日,24岁了,感觉不大不小,但我想自己更大些,因为小江大我4岁。小江常说和我这个80后的人有代沟,可她又无所顾忌地喜欢着我。小江是勇敢的,4年可以读完大学本科课程,奥运会、世界杯等等都是4年一届,按照小江的说法,她是前辈,我是后辈。还有更有意思的说法,我属鸡,她属蛇,我们是龙凤配,一点都不给我面子。

我在想着小江,我们在缠绵着。

1

公交车站,碰到了小江,我们一起上了车,递给她刚买的大饼,她毫不扭捏地接了过去,并吃了起来。

她吃得很不淑女。

那是我们第一次交谈。

我习惯一个大饼分成4份,我吃2份,奶奶吃1份,还有小强吃1份,小强是我买的狗。现在小江吃了1份,只好牺牲小强了。

在小强之前我买过另一只狗,可有一天被拐走了。

现在我的目光开始追随着大饼脸了。

2

小时侯的我很好动,常一个人疯跑,但不呐喊,不跑时就发呆,妈妈问我想什么,我还是发呆。

但我自己知道我在想什么,我开始想女人了。那时我14岁。

我的嗅觉在青春期开始有了想法。

大脑传递给嗅觉一个信息,奶香味;嗅觉反馈给大脑一个信息,奶香味。

我在想着有奶香味的女孩。

3

晚上,下着大雨,我和小江在一个亭子里喝酒。小江脸很红,喝醉了,说话语速变慢了,声调变轻柔了,整个人显得妩媚起来了。

小江的大饼脸在我眼前晃动,我很想去摸她的脸,亲她的唇,想闻闻她身上的味道。她好象距离我越来越近,触手可及,就在我们的脸距离只有1公分时我却说,我喝多了要去洗手间。

懊恼着自己,此时此刻。

是吗,真的现在要去吗?小江问道。

唔。。。。。。我在努力使唤自己的脚让自己站起来,这时小江把自己的脸压到我脸上,好大的黑影。在黑暗中我摸索到小江的嘴唇,很柔软,……奶香味,我尝到了奶香味。

我傻笑着。

你笑地好奇怪。小江说。

什么?我还沉浸在自己的想象中,奶香味。

小江说,你笑地还很害羞,有趣极了。

我回答说,原来奶香味是可以尝到。

小江一脸地莫名其妙,问:什么奶香味?

半饷之后,小江毫无情调地说,什么奶香味,我现在只有酒气。

小江就是这样一个缺乏情趣的人,一点都不温柔。

4

我很喜欢PINK FLOYED的歌,TIMEZHE DARK SIDE OF THE MOONTHE WALL等等,可不会唱,不理会朋友善意地嘲笑还自诩愤青。

Tired of flying in the sunshine staying home to watch the rain.

You are young and life if long and there is time to kill today.

And then one day you find ten years have hot behind you.

No one told you when to run. You missed the starting gun.

我也常常miss the starting gun。我在这个城市生活了24年,可还迷茫着。

小时候一直想当宇航员,在外太空漫步多酷,很多MM围着我转。可长大后当了一名美术老师,天知道我根本不会画画。

美好时光一去不复返,我还在发呆。

今天,妈妈问我在想什么。

没有。我回答。

脑子一片空白。

5

手机响了,是小江打来的。

喂……,生日快乐,出来吃饭吧。小江说。

好。我说。

还是这么简练,不管讲电话还是发短消息,小江都是这么地惜字如金。

妈妈很爱我,每次都有很多话对我说,但我经常不耐烦地听她讲话,可我知道我爱妈妈。

小江是这么地冷酷,不知道她是否也很爱我?

打印 | 录入:詹双红 | 阅读:4468
到顶啦
本栏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