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阅读内容

写作,是一种再现——写人叙事类文章写作指导研究(省级刊物,市直二等,林甲景)

[日期:2013-06-24] 来源:温州四中 [字体: ]
 

写作,是一种再现

——写人叙事类文章写作指导研究

 

(发表在省级刊物《教师》并获市直二等奖、市三等奖)

 

  要:当前,中学生的作文“再现”成分普遍匮乏,许多语言和文章过于概括和笼统,读来酷似“总结”;写作叙事功能没有得到充分发挥,文字画面感、生动性、表现力差;诗词引用机械而流于纯技巧,引而不化,引而不活。而在当前的实际语文教学中,由于教学内容、教学课时的限制和教学者自身写作体验的不同程度的缺乏,教师对学生多未能进行系统而长期的写作“再现”指导。这些情况都制约了写作教学效率的提高和写作教学的发展,愈发突出语文教师研究与指导写作“再现”的重要性、紧迫性。

关键词:再现  人物形象  事件情景  内心世界  诗词意境

从语文的角度说,把你的所见之人、所遇之事、所看之景、所化之境、所感之心展现给别人就是“再现”。当前中学生作文中存在这样一个严重的共性问题:“许多同学在写人、叙事时比较简单,只罗列材料,没有关键情节的具体描写;只写简单过程,没有切身感受,导致文章不生动、不形象……究其根本原因是作者没有进入情境,没有兴感动情,只能浮光掠影,写个大概。”[1]

另外一些学生,听了老师的指导后,学会了或精于引用,却鲜见能再现诗词意境者,使引用变成生搬硬套和机械的纯技巧,作文仍然不能提升层次。我认为,纯技巧的文章是没有生命力和可读性的。“任何有生命的写作技巧,都是特定语境要求的产物。没有那种语境,也就不会产生那种技法……而既然选择了某一特定的技法,几乎可以肯定地说,那是产生这种技法的历史语境再一次重现罢了。”[2]

过于概括、笼统在记叙文中尤其削弱文章表现力,且往往给读者一种感觉:捉襟见肘。结合自身长期的诗歌、散文创作实践与多年的写作教学、指导实践,笔者有一种强烈的感觉:没有再现,写作就没有生命力。笔者做以下尝试与研究。

一、语言、动作、神态,人物形象再现

109月份,班上林潮武同学在随笔中写了我校的一位特殊的老师任世荣老师,这位老师今年69岁,是中学物理高级教师,一直在我校任教30余年,03年退休后被学校返聘专职负责卫生工作,他的工作以勤、细、严到“无孔不入”而著称,无人不佩服,学校的卫生工作井井有条,乃全市一大特色。这位同学这样写道:

“他总是迈着强而有力的步伐,行走在我们这群‘年轻人’之中,那嘹亮而又清脆的哨子声仿佛在告诫我们:不要因为我是‘老年人’便小瞧了我!是的,那严肃的面孔确实让人望而生畏,他也总是严厉地对待学生,十分严格地掌控规章制度。那一双挂着重重眼袋的眼睛,深邃、坚定,将我们的视线牢牢地拽住,谁也不敢分心。还有那闪着银光的哨子,发出的声音足以震慑大脑。”

我们能轻易地注意到,“他也总是严厉地对待学生,十分严格地掌控规章制度”这句话明显过于概括和笼统,让读者根本无法还原人物形象。于是我追问:“任老师究竟如何严厉、严格?”他无语了。其实,作为初中三年也在本校就读的他,对任老师绝对有足够的了解与话语权。我刻意亲自写了一段补在“规章制度”后面,叫他比较:

“他要求我们值周站岗的时候十指并拢;值周走路的时候一支队伍要走成一条直线,并90度转弯;取下、放回值周班工具室里的飘带和扫帚的时候要严格按编号‘对号入座’;洗拖把的时候要严格遵循程序(先在脏水里洗,再在清水里洗,然后扭干),取拖把的时候一定要提着走,放回拖把的时候也要严格按编号‘对号入座’……”

看完,我分明见他微微一笑。此时,我跟他说:写作,不是总结,而是再现。

通过“再现”理念的根植,我的学生笔下出现了不少能很好运用“再现”手法塑造的生动人物形象,如现高二胡壹爽同学的《相依相偎》(发表于2010117日《温州商报》第13版《新作文》)里的“外公”:“外公这时侯会凶巴巴地拉着我,严厉地说:‘再哭!再哭晚上就让你跟国道上的疯子一起住!’一听到‘疯子’,我就害怕,眼泪在眼里打滚,又不敢流下来,撅着嘴看着外公。外公与我对视一会儿,马上把我搂紧,让我坐在他的腿上,听着他描述文革时期的温州。”拉、说、对视、搂、坐,5个动作一下子就刻画了外公无比疼爱外孙女的温情形象,读来十分甜蜜。因有“再现”。

10届倪丽思同学的《院落深处是天堂》(发表于2010510日《温州都市报》B31版《新苗》)里的“祖父”:“大伯父是个性直的人,一步急,冲入后院,践踏了一片草木,便总会被祖父劈头盖脸地一顿训。老人不知别的什么,只知‘这即便是旁人栽的,你走路也要看着点’诸如此类的意思。于是,我诧异了。诧异着四五十岁的大伯父也会满脸通红,一言不语,乖得就如一个被父母狠狠地教训后颤颤抖抖地站着的几岁小孩儿。更诧异祖父母分席而食的习惯:祖母坐在大桌上,与大家同吃;祖父却要独坐于另一张圆桌边进食。祖母说,他还有少爷脾气呢。说着,眼神中满是笑意。”祖父的严厉与“少爷脾气”活灵活现,亏了“再现”。

“我们的作文就需要同学们综合使用各种描写方法,再现一个温暖的眼神,一个灿烂的微笑,一句关怀的话语,让读者见你所见,闻你所闻,感你所感,把你最细微的感动传递到每个读者心间!”[3]

二、当时、当地、当事,事件情景再现

朱自清为了写出父亲的“背影”,再现了当时在火车站父亲买橘前后的情景:“我看见他戴着黑布小帽,穿着黑布大马褂,深青布棉袍,蹒跚地走到铁道边,慢慢探身下去,尚不大难。可是他穿过铁道,要爬上那边月台,就不容易了。他用两手攀着上面,两脚再向上缩;他肥胖的身子向左微倾,显出努力的样子。这时我看见他的背影,我的泪很快地流下来了……”《背影》的成功的关键,自是买橘前后的情景的细腻再现。

笔者创作于108月份的一首诗《我什么都没有》(发表于201092日《温州日报》第16版《人文周刊4》),为了表达当今社会的一个群体声音,也借鉴了这种事件情景再现的方法,窃以为,比较痛快地表达了自己的意思:

“你说吧/我能给你什么?/高耸入云的钢筋水泥中穷奢极欲的前卫住宅?/坚硬交错的柏油路上奔驰炫耀的高级轿车?/财大气粗的银行里取之不尽的巨额存款?/没有/我什么都没有/你想留就留/你爱走就走/我什么都没有//

你说吧/我还能给你些什么?/幽暗暧昧的林荫道上油腻的海誓山盟?/人来车往的大马路边无耻的拥抱亲吻?/滥滥风情的电影院里麻木的勾肩搭背?/没有/我什么都没有/你爱走就走/你不想留就别留/我反正什么都没有//

除了无数个夜晚/我赖在不足1米宽的单人床/用懒人桌上的手提码出的几句动情的诗行//

除了无数个重大的纪念日/我用市场上低价出售的瓜果鱼肉/精心摆出的一桌寒酸的庆宴//

除了那些因为一个电话或一条信息/就不远千里/义无反顾地掉头的疯癫//

除了那些/除了那些/亲爱的/我实实在在是一无所有/四面叮当//

你耐得住耐/耐不住就走开/我兴许一辈子就这么一身埋汰”

以上二、三、四节正反情景对举再现,都是很生活化的场面,容易给读者亲切感。

再看10届黄琼思同学的一篇佳作《那些杂七杂八的似水年华》(20101月《温州商报》“我们班里的……”主题作文征集比赛前三名作品,见2010124日《温州商报》第11版)的一个典型而精彩的事件情景再现:

“为了练习英语口语,三班可爱的同学们被分成了若干组,每日进行着口语对话。以下是某小组成员的经典对白:

My English is good!’‘OhYou can jiaome?’‘OKOKwe two who and who!’

这段以chinglish为标准音,以英语单词为基础词汇,以典范的现代白话文著作作为语法规范,并且掺杂着少量汉语拼音的对话,可以翻译为:

‘我的英语很好!’‘哦!你能教我吗?’‘当然,当然,我们俩谁跟谁啊!’

当然,当英语老师听到这段对话时所发生的一系列物理反应,基本可归纳为时下相当流行的一句话:你们说的不是口语,是寂寞……”

能从几百篇参赛作品中跻身前三,不能不说是得益于这个精彩的对话情景再现,作者细腻的叙事几乎让读者身临“我们班里的”的典型场景!

“作文情景实质上是为了激发学生的写作欲望,调动学生的作文兴趣的一种场合,一种背景,一种应急状态。”[4]

三、原始、细腻、深入,内心世界再现

“就作文教学而言,经历了同样的事情,为什么有的学生滔滔不绝,有许多话要说、要写,而有的学生却觉得无话可说、可写,关键在于能不能、会不会将外在的客观事件转化为内心的主观感受,感受是否丰富。”[5]钱理群先生的这番话足见关注内心世界及其再现的重要性。本文第一部分阐述的“人物形象再现”其实当然是包括人物内心世界的,单独阐述“内心世界再现”的缘由不仅在于内心世界再现相对于语言、动作、神态再现较难,更在于语言、动作、神态等各方面的表象都可以窥视人物的内心世界,由此见得内心世界再现的特殊性。

关于内心世界再现,我有一次印象十分深刻的写作体验,即在2005年创作散文《关于生命》(发表于2008111日《温州日报》第9版《瓯越文笔》)时写下这样一个描摹心灵轨迹的开场:

“人是很有意思的动物,一静下来,就变得很会想,而且常常会想一些不着边际、不可思议的东西。最近,老琢磨这样一个问题:人究竟为什么怕死?怕什么?我是想了很久的。反复地推敲,后来我这样答复自己:人怕死的真正原因其实倒并不是怕‘死’本身,而是因为人死了之后却不知道自己死了,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样的一种状态——哪怕是‘混沌’也好啊,可是,什么都没有——从此对这个可爱缤纷的世界也就浑然无知了。这才是最可怕的,也才是真正要怕的。只要知道自己是‘死了’,那死是并不可怕的。”

生命、死亡等词语,总是让人感到严肃、敬畏,这种话题本身就需要长久、反复而深刻的思辩,而这种思辩的过程若不能再现于字里行间,文章的真实性和深刻性都会被责难。我至今细细回想7年前创作这个开场的情形,仍然肯定它就是我原始的内心世界的一五一十的再现,是当时从“人究竟为什么怕死”到“怕什么”再到人死后的状态整个内心思辩过程的及时反映,几乎不加修饰。“写作,尤其是文学性的写作,它所关注的核心,始终是人,是人的心灵。”[6]我感到,这样的再现创作,很顺,且淋漓。

细腻的内心世界的再现,典型的有如都德的《最后一课》:我几乎还不会作文呢!我再也不能学法语了!难道这样就算了吗?我从前没好好学习,旷了课去找鸟窝,到萨尔河上去溜冰……想起这些,我多么懊悔……我这些课本,语法啦,历史啦,刚才还觉得那么讨厌,带着又那么重,现在都好像是我的老朋友,舍不得跟他们分手了。还有韩麦尔先生也一样,他就要离开了,我再也不能看见他了!想起这些,我忘了他给我的惩罚,忘了我挨的戒尺。这段心理再现,是失去了祖国的少年的内心独白,非常细腻,从而使小弗朗士的形象更为丰满。

江苏管建刚老师在《我的作文教学革命》一书中这样阐述道:“一个学生,只要养成内视的习惯,就会觉得写作天地无穷宽广,就会发现生活真的为写作提供了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源泉,就会去关注自己丰富的内心世界,把心灵的世界捕捉下来,呈现出来。”这正是我们写作教学应该追求的境界。

四、先引、后化、再活,诗词意境再现

客观地说,一篇文章,有了诗词的辉映,总是更加闪亮一些的。然而,在实际写作中也不慎演化出一种功利色彩:为了引用而引用。于是,大多数人,引而不“化”,引而不“活”,鲜见能再现诗词意境者。“散文作者在进行散文创作时,必须努力‘寻求诗的意境’。”[7]故而,我仍然想说,纯技巧的散文是没有生命力和可读性的。

这实际上对写作者的要求很高,它要求深入所引诗词的精神内核,而不是擦边;充分把握自己的文字和所引诗词的共性,并找到一个契合点,把所引诗词自然而然地融入到自己的文字中。这个融合的过程,我甚至认为应该就是悄无声息的,它不是装饰,不是陪衬,它就是它,它和作者自己的文字是一体的。这样,所引诗词才会活起来!

我不得不佩服于一些高中生,他们是这方面的高手。这里有个经典例子:在200312月份举行的武高杯江苏省第三届高中生作文大赛(作文题为“以‘乡音’为话题”“以‘一棵树’为题”“以‘说雅道俗’为题”三选一)中,江苏省兴化中学陆蕴同学以一篇《遥远的琵琶语》(见200419日《成才导报》)深深地打动了评委,斩获一等奖。该文全文化用了杜甫《咏怀古迹五首(其三)》(咏王昭君)的诗意,取了千载琵琶作胡语”“抚琴萧歌梦回乡”“弦断有谁听三个小标题,巧妙地借用王昭君的琵琶来弹奏自己的乡音乡曲,构思巧妙,意境凄美,充分显示出作者深厚的文化底蕴和横溢的文学才华。大赛评委后来这样评价道:作者紧扣琵琶运思,作胡语’‘梦回乡’‘断琴弦三幅画面在读者面前有序流动,传递了囿于异域,琵琶作声,梦里故乡,听不到乡音的遥远的思念。

评委提到的“三幅画面”,就是人们在鉴赏诗歌时常用的意境再现法。在诗歌鉴赏中,意境就是指“所描绘的生活图景和表现的思想感情融合一致而形成的一种艺术境界”[8]。“优秀的文学作品往往都是靠情与景、意与境交融,塑造出鲜明生动的艺术形象,从而产生强烈的感染力来打动读者的……要想很好地欣赏古代诗歌,常常需要通过‘意境再现’的方法,才能达到目的。即把古典诗歌中优美的意境,通过我们调动自己的生活体验,融进自己的主观想象,或者借助联想,进行再创造,再现诗歌所表现的意境。”[9]

试看该文第一部分的开头:“月华如练,一轮相思独悬在藏蓝色的夜空,洒下万般愁绪。你身着一袭水绿色的长裙独坐在清冷的光辉下,娟影萧疏,纤纤素手弹奏着剪不断,理还乱的万般离愁,空灵而又落寞。茫茫苍穹,凝眸仰望,那广寒宫里的嫦娥独自守着孤寂的岁月,一年又一年,一守就是一千年。”

“这里,作者借助想象和联想,把王昭君满怀乡愁月夜弹奏琵琶的情境,借助富有诗意的语言再现在我们的面前,使我们看到了一位为思乡之情而愁怨的绝代佳人的凄美形象。那凄冷的月光下,昭君那水绿色的长裙,萧疏的娟影,纤纤的素手,仰望苍穹的神态,还有那弹奏的充满离愁别恨的思乡曲,甚至还有她的心理活动,都让我们如见如闻,感同身受。”[10]

意境再现的写作方法取得成功的,在竞争激烈的高考考场也是不乏其例的。如2001年高考“诚信”命题作文中,广东一考生的满分作文《题乌江亭》,开篇即再现了一个极富视觉冲击力的意境:“当虞姬横刀,将一朵生命之情缩放成矛尖锋刃的湛蓝,我看到了鲜红鲜红的血流过雪白雪白的颈。壮士掩面,乌骓悲鸣。”

一些著名作家也经常运用意境再现的方法进行创作,典型的如余秋雨,他依据王维《送元二使安西》的意境,在名噪一时的《阳关三叠》中有这样精彩一段:“他(王维)瞟了一眼渭城客舍窗外青青的柳色,看了看友人已打点好的行囊,微笑着举起了酒壶。再来一杯吧,阳关之外,就找不到可以这样对饮畅谈的老朋友了。这杯酒,友人一定是毫不推却,一饮而尽的。”余先生通过大胆的想象和联想,再现了豪迈放达的唐人风范和原作的诗情画意,把豪放的饮酒场面一下子推到读者面前。

鉴于对写作的这一点特别强烈而深刻的感受,笔者向全班学生提出“写作是一种再现”的理念,对班上学生的写作产生了很大的影响。班上将近10个原来写文章几乎不“再现”、枯燥至极的学生,通过返工和具体指导,后来的文章确实有变化。我想,作文原本就是生活的再现,习作的过程本身也就是生活再现的过程,秉持“生活作文”的理念,让学生从生活中作文,在作文中感悟生活、表达生活、再现生活,才能走向作文教学的自由王国。

参考文献:

[1] 刘蕙,《在情境中作文,在作文中再现情境》,上海市高桥东陆学校。

http://www.hsdlu.pudong-edu.sh.cn/CenterWeb/688/InfoShow.asp?id=1632

[2] 周淼龙,《写作语境论》,载《云梦学刊》2005年第26卷第6期,第79-81页。

[3] 季雪娟,《巧用人物描写 再现感人场景》——《留点感激在心中》作文讲评教学设计,载《语文建设》,2008第6,第24页。

[4]《学生作文的“诗外功夫”——情景作文教学例谈》,载《宝鸡教育》,2009320日,2009年第1期(总第471期)。

http://www.sxbjedu.com/info.jsp?urltype=news.NewsContentUrl&wbnewsid=3442&wbtreeid=1060

[5][6] 钱理群,《钱理群语文教育新论》,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101月第1版,第108-109页。

[7] 周姬昌,《写作学高级教程》,武汉大学出版社,19894月第1版,第301页。

[8]《辞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79年版,第4670页。

[9][10] 高天友,《意境再现:富有文化底蕴和文学色彩的写作方法》,载《中学语文(教师版)》,2004年第7期,第40-41页。

打印 | 录入:林甲景 | 阅读:2812
本栏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