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阅读内容

写点诗歌,培点诗情,养点诗性(林甲景,温州商报)

[日期:2013-06-24] 来源:温州四中 [字体: ]

林甲景写作教学散论:12.1.8《温州商报》第11版《新作文》-《写点诗歌,培点诗情,养点诗性》

 

本期主持:林甲景(温州市第四中学校办副主任,八角亭前文学社指导师)

十几年前,读余光中先生的《缪斯的左右手》,直至今日,不知道其中有多少文字被天生健忘的我渐渐忘却,但里面有一句话我一直记着:散文是一切作家的身份证,诗是一切艺术的入场券。这两句话的意思十分明确:诗歌和散文是一切艺术的入门,或者说,两者实际上是搞写作的人的基本要求。但门内人都知道,这并不是说诗歌和散文创作简单、容易,反而,我一直固守一个观点:最难写的,还是诗歌和散文。诗歌自是不必说,一定是最难的艺术;散文,要到一定的层次,也不易的。这是旁的话题,不多做纠缠。

我总觉得,写作的人应该会写诗,应该写点诗。写过诗的人才知道什么叫诗情,也才能在诗文中经营出一些诗情。我窃以为,有诗歌创作经验的人,其文章是有一种特别的气质的。好的诗就像一幅绝美的画,宋代周密在《清平乐?横玉亭秋倚》中所谓的诗情画意正是这样一个境界;散文也需要诗情,故而有一些有诗歌气质的散文,并产生了所谓的散文诗;戏剧甚至也需要诗情,譬如我们说的诗剧,而《罗密欧与朱丽叶》等作品很大程度上可以说就是很多诗组成的一部戏剧。余光中先生在《不朽,是一堆顽石?》里说:一首诗的沉默比所有的扩音器加起来更清晰,比机枪的口才、野炮的雄辩更持久。足见诗歌的基础性与功效性。

上大学时入了一个诗社,社里的前辈们多次跟我说由诗入文的创作观,大意是写了诗后再去写文,会写出不同境界的文。这个理念从很大程度上影响了我的写作之路,也直接使我在大学四年的时光里一发不可收拾地写了几百首诗。诗写多了,才渐渐地明白当初诗社的前辈们的话的真谛,这个真谛我说不出来,但英国诗人柯立治有句话诗,是最妥当的字眼放在最妥当的地位,正好解了我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围。单就语言层面上说,诗歌是一种不多不少的艺术。所以,诗写多了,遣词造句的功力自然深了,这让我们在文章写作当中不仅文字洗练,又能诗情画意,实在受益匪浅。

我倍感庆幸的是,在一年的时间里,我的20来个学生创作了近百首诗歌。更难得的是,在整个诗歌市场仍不景气的现实面前,几个高中生10多首小诗竟然见诸报端,一时间让人热血沸腾。

愿所有的写作者都能写点诗歌,培点诗情,养点诗性。

http://epaper.wzsee.com/article.php?date=2012-01-08&lid=11&id=107624

打印 | 录入:林甲景 | 阅读:2497
本栏热门